xrk130apk向日葵

馨儿和马滇来到一个枯萎的树下,见树下正挂着一口钟,应该就是之前方国安提到过的钟。

“咚……咚……咚……”

馨儿敲响了树下的那口钟,悠扬的钟声传遍五号区域,没多久,就有一群士兵从围墙内走了出来,看着馨儿和马滇,虽然馨儿在敲钟之前已经可以朝脸上抹了把泥巴,让自己看上去显得邋遢一些,但是依旧难当天生的美貌。

士兵们看到馨儿,纷纷愣神了好久,好不容易缓过神来,为首的那名士兵道:“何人在此敲响警钟!”

经过昨天与公俊良的交谈后,两人也意识到了自己与军人的差别,所以这次,两人站的十分的挺拔,俨然一副军人模样。

“在下无敏!”

“在下马真!我们是方指挥的亲信,听闻叶指挥重伤未愈,特派我们前往五号区域探望叶指挥,同时送上一颗疗伤丹药一枚!”

说着,马滇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盒子,轻轻打开盖子,浓浓的药香味便弥漫开来,一个朱红色的丹药正躺在里面,正是之前方国安给他们的百草丹。

与此同时馨儿也从怀中拿出方国安的亲笔文书,递给为首的那名将领。

那名将领接过文书,仔细看了看,上面无非就是一些慰问叶常的话,并没有什么可以的文字。

重新将文书递给馨儿,为首的那名将领道:“方指挥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不过,叶指挥有令,在他重病时期,不接受任何人的探望,所以,二位请回吧!”

没想到这么快就吃到了闭门羹,馨儿和马滇有些始料未及。

齐刘海运动服女生可爱俏皮生活照

“可是!方指挥他十分关心叶指挥的伤势,才特意派我们前来探望叶指挥的,还请大人您能替我们把消息转告给叶指挥,在所决定也不迟啊。”馨儿焦急道。

“叶指挥之前已经说过了,不接受任何人的拜访,二位还请回把!再不离开,就别怪我们赶人了!”为首的那名将领道。

“怎么这样……”馨儿眉头微皱,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

“至少,让我们把丹药亲手送给叶指挥吧,要不然我们没法跟方指挥交代啊!”马滇征求道。

“不必了!这颗丹药还是让方指挥自己留着以备不时之需吧。”为首的将领冷冷道。

馨儿和马滇心急如焚,却又不敢表现出来,如果表现得过于执着很有可能被叶常怀疑,可是,如果不进入五号区域,就无法把此事调查清楚。

两人绞尽脑汁的都想不出个好办法,无奈之下,两人只好叹息一口气,决定暂时离开,到时候再找机会偷偷潜入五号区域。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行告辞了,这枚丹药还请大人替我们转交给叶指挥,希望叶指挥能早日康复。”

说完,马滇将盒子塞到为首的那名将领手中,和馨儿一起,转身离开。

就在两人即将离开之际,突然间!

“二位请留步!”

两人下意识的转过头来,只见一个黑衣蒙面男子跪在那名将领面前道:“聂副指挥,叶大人有令,放两位使者进来,叶大人有事想问他们。”

馨儿和马滇看了看那名黑衣人,又看了看那名将领:原来这家伙就是五号区域的副指挥聂海堂,长得倒是一表人才,也不知这个蒙面男子究竟是何许人也,难不成是叶常的亲信不成?

容不得两人多想,那名蒙面男子便消失在原地,聂海堂看着馨儿和马滇,对两人恭敬道:“二位,方才多有得罪,请随我来!”

两人点了点头,跟着聂海堂进入围墙内部。

一行人走在昏暗的楼梯内,马滇忍不住对聂海堂道:“没想到迎接我们的居然是大名鼎鼎的聂副指挥,方才真是失敬失敬!”

聂海堂淡淡一笑:“谈不上大名鼎鼎,我只不过是在这里守了三十八年的老兵罢了。”

“在下听闻十年前聂副在上任指挥谢宇航战士之际,率领五千残兵败将,抵挡了十万兽潮的进攻,一直拖到了援军的到来。”

聂海堂一听,不由得哈哈大笑,眼中浮现出久违的热血,“哈哈哈,当时的兽潮没那么多,顶多八万而已。”

说着,聂海堂的眼神逐渐暗淡下来,“不过,不得不说,当时确实很危险,要不是少指挥临死前释放了禁术,削减了大部分灵兽的实力,我们也撑不了这么久,只可惜谢指挥在释放完禁术之后就……”

“虽然在叶常担任指挥后,我们五号区域的伤亡少了很多,而且灵兽袭击的频率也减少了不少,但是这样的平淡的生活,多少也有些无趣。”

看着聂海堂失落的神情,马滇忍不住对着聂海堂小声道:“据我所知,叶指挥是在谢指挥去世之后才被帝国从别处调派过来的,当时论声望,聂副您应该在叶指挥之上,为何到最后您还是做了副指挥的位置呢。”

聂海堂抬起眼皮,深深的看了马滇一眼,“马真兄,有些事,你作为一个亲信,还是不要知道的为好……”

马滇见状,立刻低着头,略带歉意道:“抱歉,是我多嘴了!”

“当年之事,与我无关,我不过是一个旁观者罢了……”

淡淡的说出这句耐人寻味的话后,聂海堂便不再多言,而马滇也没有选择多问,一旁的馨儿看着聂海堂,虽然 她并没有参与讨论,但是关于两人的对话,却听得一清二楚

虽然聂海堂不愿再多透露一些消息给马滇,但是从他方才的话中,馨儿还是能够分析出两点问题。

第一点就是聂海堂对于当年的热血生活十分的向往,对于目前的平淡感到有些无聊。

第二点就是聂海堂对于叶常能够担任总指挥多少有些不满,当年在选择谁担任总指挥的时候,一定有某种隐情所在!

无论是馨儿,还是马滇,此时此刻都在不断揣摩着方才说过的话,希望能从他的话中分析出一些有用的信息,揭开五号区域神秘的面纱。

……

思索地时间总是短暂的,没多久,一行人便来到一个大门前,聂海堂停下脚步,对着馨儿和马滇道:“几位请稍等,我先把消息通报给叶指挥。”

两人点了点头,站在门口等候。

没多久,聂海堂便再次推开们对着两人都:“二位,请进,叶指挥已在里面等候二位多时了。”

两人深吸一口气,与聂海堂一起,走进房间。

两人刚一踏进房间,就被一道七彩光束照的睁不开眼,刺眼的光芒犹如无数道尖刺,不断扎着两人的眼睛。

“啊,抱歉,忘了提醒各位了,叶指挥的房间有点亮,还请两位带上这个。”

说着,聂海堂分别递给两人一副深色的眼镜。

两人带上眼镜,这才觉得周围的光线缓和下来。

下意识地观察环顾四周,发现这个房间并不大,只有二十平左右,中间摆着一张床,而床的周围,正摆着十几颗这些水晶球,那刺眼的光芒,正是从水晶球内部射出来的!

馨儿沐浴在水晶球的光辉之下,只觉得浑身无比的舒畅,心中立刻知晓,这些水晶球,并不是普通的水晶球,而是有治愈效果的水晶球!

这些水晶球散发的光芒中,能够缓慢治疗人体内的伤势,尤其是对于重伤患者,这些光芒还能够缓解伤口带来的疼痛感!

没想到叶常的伤已经要依靠这么多的水晶球才能缓解,馨儿心中一时间有些惊讶。

顺着聂海堂的步伐走到床头,只见半透明的床帘已被人拉开,露出一个苍白的人脸,正是叶常本人!

此时的叶常看起来无比的虚弱,脸上没有丝毫血色,就连周围的光芒也无法温暖他。

深邃的眼窝,凹陷的脸颊,让脸颊看起来无比的凸出。而他的身子也是无比的憔悴,脖子细都可以看到血管内血液得流动,露出来的手臂更是如同干枯的树枝,根本无法弯曲,仿佛一折就断,整个人如同被人抽干了血肉一般,只剩下皮和骨。

谁能想到,曾经叱诧风云,威风凌凌,镇守边境得叶常居然变成了这副模样,实在是造化弄人啊!

馨儿看着叶常那憔悴的面庞,不知该同情还是清醒,而叶常发现有人来后,也是抬起眼皮,颤颤悠悠的身出手臂道:“两位使者,请坐。”

他的声音十分的沙哑,而且底气不足,小得如同蚊声一般,如果不仔细听,根本听不到他在讲什么。

馨儿和马滇坐到床旁边的凳子上,看着这副模样的叶常,不知该说些什么。

在来的时候,两人一直以为叶常的伤势是装的,即使有伤,也不会特别严重,可现在看来,叶常的伤,远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眼中,而且看他的状态,根本不像是装的!

叶常挣扎着想要坐起身来,一旁的馨儿和马滇赶忙来到他旁边到:“叶指挥,你还是躺下来好好休息吧。”

叶常这才躺下,略到歉意道:“抱歉,方指挥特派两位前来探望我,我却无法好好招待两位,实在是不好意思。”

“叶指挥您快别这么说了,该说抱歉的是我们才对,是我们冒昧前来,没有提前通知你。”馨儿赶忙道。

“对了叶指挥,这是方指挥送给叶指挥的百草丹,希望能对叶指挥有所帮助。”

说着,聂海堂把之前结果的那盒丹药递给叶常。

叶常并没有收下,而是示意聂海堂把丹药放在床头,淡淡道:“方指挥的好意我心领了,只可惜我的伤并不是百草丹所能治好的。”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