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oyu网站

许灰燃想了想道:“记得有一次,我们大部分成员冲下围墙与灵兽正面对决时,帝天学院的人一马当先,冲在队伍的最前面,唯独贾光远待在围墙下,迟迟没有下来,而是等到人都下来的差不多后他才下来。”

“而他下来之后,并没有与赵子勋他们会合,而是混在人堆与帝天学院的学生保持一定距离,似乎在偷偷的观察他们。”

“除此之外,他与灵兽战斗的方式十分的令人费解。”

“哦?怎么个费解法?”馨儿问道

“简单来讲他好像并不是下去和灵兽决斗的,而是谈判的。”

“谈判?”

“不错!”许灰燃点了点头,继续道:“这家伙在战斗的时候嘴巴一直再一张一合,似乎在说着什么,而凡是灵兽接近他后,动作都会慢下来,最后转身攻击其他的目标,而他便会在这时出手用盾牌将灵兽砸晕,之后再转移位置,用同样的方法将对待其他的灵兽。”

“这些灵兽,难不成还听得懂他的话不成?”馨儿疑惑道。

许灰燃摇了摇头,“这我就不太清楚了,总而言之在这场战斗结束之后,他也没有马上回到帝天学院的队伍内,而是和附近的人攀谈起来。”

“他还和附近的人攀谈了?他的性格不是很内向的嘛?”馨儿不解道。

“是啊,我也没想通这个想来内向的家伙为什么会突然和身边的人聊了起来,而且聊的十分起劲,最后直到赵子勋找到他,他才跟着赵子勋离开的。”许灰燃道。

馨儿回想着许灰燃的话,一旁的马滇忍不住道:“灰燃学长,这些都是你亲眼所见吗?”

麻花辫少女格子裙甜美笑容白嫩肌肤森女系写真图片

许灰燃点点头道:“不错,当时我们安塞学院和部分士兵负责在上方提供火力支援,同时阻截飞行灵兽,所以对于下方的战况我看的十分的清楚!”

“若真如你所说的那样,那么这个贾光远可能有大问题!很有可能就是淫艳宗的人!”马滇沉声道。

“滇哥,你觉得这件事我们应不应该跟赵子勋说一下?”馨儿问道。

马滇想了想,终究还是摇了摇头,“现在最好还是先别跟他们说的好,毕竟我们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那个贾光远就是淫艳宗的人,现在贸然跟赵子勋说此事,他很有可能会觉得我们是在污蔑他的朋友,这会让我们本就有些尴尬的关系变得更加僵硬。”

“等我们验清他的身份,有了足够的证据后再跟赵子勋说明也不迟,到时候如果真要说,最好是由我和馨儿去说,毕竟他们与灰燃学长你们的关系并不是太好,由你们去跟他们说,很有可能会适得其反。”

“也好,那我明天就跟我师弟说明状况,让他把所有人的袜子偷到手,尽早查验贾光远的身份!同时,我们这几天也要多留意身边的人,一旦发现有可疑人物,一定要牢记他的长相!”馨儿道。

“了解。”

……

四人终于回到了房门前,“好了,我们先回去把事情跟他们说清楚把,馨儿,女生那边就交给你了。”

馨儿点了点头,走进女生的房间。

一进门,众美少女便将馨儿团团围住,不断地对馨儿问这问那。

馨儿把方才发生的事以及几人的猜测原原本本地跟罗嫣然等人原原本本地说了一边。

罗嫣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照你这么说的话,如今的局势可能并不乐观!即有内忧,也有外患,要想彻底清除淫艳宗的人,难!”

馨儿深有感触的点了点头,“这还不是最主要的问题,最主要的问题是内忧和外患是同一件事所为!”

“馨儿,你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罗嫣然问道。

“嫣然学姐,你觉不觉得这次的兽潮与淫艳宗有关联?”馨儿沉声道。

“你的意思是这次的兽潮是淫艳宗控制的?”罗嫣然问道。

馨儿点点头道:“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

“可是,淫艳宗不是在天上人间吗?天上人间的宗门怎么可能插手明大帝国的事?”樱梦质疑道。

“淫艳宗确实不可能插手明大帝国的事,但是淫艳宗的弟子却可以!”馨儿一字一句道。

“那就更不可能了!天上人间的宗门不能插手帝国事物,天上人间的人就更加不能插手了!那些被洗脑的人根本无法控制兽潮,他们顶多只能算是淫艳宗的走狗,根本谈不上事淫艳宗的弟子!”樱梦十分确定道。

馨儿看着樱梦,缓缓道:“可是,樱梦姐,你要明白,万事万物都有源头,没有源头,哪来的细水长流?如今有这么多人成为淫艳宗的走狗,究其源头,必定是因为有淫艳宗的弟子从天上人间偷偷溜了下来,先洗脑了第一批人,之后再一传十,十传百,如此下来,才造成了今天这番局面。”

“难不成真有淫艳宗的弟子在暗中操作吗?”樱梦疑惑道。

“我觉得很有可能!毕竟这两件事发生的实在是过于巧合了,过于不合常理了。”馨儿沉声道。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件事就必须得通知明大帝国的的当朝皇帝才行,否则很容易酿成大祸。”樱梦道。

“不用了,我相信现在明大帝国的皇帝已经知道此事了,而且已经制备了完备的计划,相信再过不久皇帝的文书就会传到这了,到时候我们只要根据皇上的文书行动就好。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维持现状,切勿打草惊蛇,最近这几天多留意观察周围的其他人和兽潮,以不变应万变!”

“同意!”

就这样,馨儿等人决定在帝国的文书尚未转达之前,尽可能减少一切正面行动,尽可能配合方国安的命令,有事没事就在墙上活动,观察远方的动静,同时暗中观察其他学院的学生,把可疑人物默默记下来。

到了晚上,馨儿,樱梦,冷月,思雨四人在吃完晚饭过后便爬到了围墙上——他们四个今晚负责在围墙上巡视,而其他安塞学院的学生则在各楼层闲逛,为了避免引人怀疑,学生们并没有选择共同行动,而是单组行动或者两两一组,配合方国安寻找可疑人物。

看着远方漆黑的地平线,馨儿忍不住问道:“思雨姐,我们这晚上有没有发生过兽潮呀?”

馨儿摇了摇头道:“没有,一般来说太阳下山后的三,四时辰内都不会有兽潮发生。”

“那兽潮一般都是发生在什么时候?”馨儿问道。

“一般来说,兽潮通常发生在卯时,午时,申时这三个时间段居多,其他时间段虽然也有,不过很少,而太阳下山后的三四个时辰,也就是从戌时到丑时之间就从来没有发生过兽潮。”

馨儿站在墙头,从上方俯视道:“三位姐姐姐,你们说这个时间点灵兽们究竟在干什么呢?”

“不知道,应该再睡觉吧,毕竟;灵兽又不是神兽,同样需要休息的。”思雨道。

樱梦和冷月纷纷表示同意 。

为此,馨儿却表示怀疑,“真的吗?可是我们的人当中,似乎并没有深入过卡明森林内部一探究竟吧。”

以三人对馨儿的了解,一听到这句话,就知道此时馨儿的脑子里,一定又在策划着什么不得了的事。

“我说馨儿,你该不会是想……”思雨欲言又止道。

馨儿微微一笑,“嘻嘻,三位姐姐,我们今晚出去探险怎么样?”

“果然!”

思雨叹息一声,“馨儿,你不觉得大晚上的出去探险有点危险吗?”

“可是,探险一般不都是晚上吗?大白天的出去怎么能叫探险呢?”

“那你打算探到哪去?”思雨问道。

馨儿想了想,“em……就在围墙下面的平原随便逛逛而已啦,不会跑太远的。”

“你确定?”思雨表示怀疑道。

“哎呀,顶多就到前方的森林走一走,不会走太远的啦~”馨儿摆了摆手道。

“馨儿,你这么做还是太冒险了。”思雨道。

“哎呀,这不是有三位姐姐陪着我嘛,有你们在,哪里冒险啦~”

馨儿抓着三人的手,撒娇道:“三位好姐姐,你们就陪我去探探险嘛~求求你们了。”

冷月率先被馨儿的撒娇攻势所臣服,鬼迷心窍道:“我……我同意!无论馨儿去哪,我都跟去。”

思雨拍了拍冷月的手道:“冷宝别胡闹,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冷月只好缩了缩脑袋,不敢吭声。

“哎呀思雨姐你就放心吧,我保证不会出什么事的。”馨儿道。

“先不说出不出事的问题,要知道,去探险的前提是能下围墙,现在,你觉得我们能下围墙嘛?如果直接跟方指挥或者古茂石大哥说他们肯定不会同意的,偷跑肯定会呗古茂石大哥发现,到时候没准还会被他训一顿,我们更加不可能下得去了。”樱梦理智的。

馨儿神秘一笑,“嘿嘿,樱梦姐你放心吧,我们绝不会被古茂石大哥发现的!”

说着,馨儿从储物戒内拿出一条手帕,正是之前古灵送给她的那条手帕!

当时古灵曾跟馨儿说过只有掌握了四种元素过后才能知道这条手帕的妙用,如今,馨儿已经拥有了四种元素,就在不久前,也终于知道了这条手帕的妙用。

xs1234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