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视频ios视频丝瓜

“咳咳,你们两个注意一下,我在呢。”

团团和呆呆正在搭配的起兴,突然间尖叫一声。

“啊啊啊……叶朗哥哥,你怎么这么,这么,这么不羞羞呢,看我换衣服嘞。”

团团又开始了。

呆呆也老脸一红,“看都看了,叶朗哥哥,你得负责啊。”

叶朗脸一黑,什么叫我不知道羞,你们就这么直接开始了,我难道还有办法?

还有,什么叫我得负责,你们两个搜个物资一个个出来就成了攀比大赛,我还没有说啥呢。

职业选手要是这么打,早就被踢了好吧!

叶朗唏嘘不已,“不是……哎,算了。”

言语之中,尽是一种无奈和苦涩。

“我还是清白之身啊!”

戏来了!叶朗的戏来了!

清纯长发美女倒春寒雪景唯美动人写真

极品声优技能和无敌的演技精通,让叶朗瞬间化身戏皇,如同一个受到了欺负的小男生。

而此时呆呆和团团成了恶霸一样的女人。

叶朗这边弹幕狂轰乱炸,在这个娱乐其实不算怎么发达的世界,叶朗这一番操作,简直就是教科书吸粉教程一样。

弹幕纷纷入戏。

“能让叶朗闭嘴的女人,估计这个世界上也没有几个了,你们两个也算是赚到了,可以死了。”

“哈哈哈哈,我就喜欢看叶朗无可奈何又说出不话的样子。超可爱!”

“叶神说不出话了,他自闭了,哈哈哈,这个班子真的是绝了。”

“育婴班子啊,叶朗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一把屎一把尿喂着,太不容易了,体谅一下。”

“心疼叶朗三秒,然后肚子笑疼了,叶朗克星,黑白双煞。”

……

终于算是结束了这个搜索的过程,叶朗无语了,身上就一把16,还只有机瞄。

背包都没有,子弹也只拿了三十发,这怎么打?

呆呆和团团此时兴高采烈走在前面,突然间,团团一本正经的说话了。

“哼,你们这些弹幕就是嫉妒我,我告诉你们,我今天被封号了,心情很不爽呢,今天,我团团就让你们看看,我的真正的实力。”

“本来想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和你们相处,可惜换来的却是冷嘲热讽,和阴阳怪气,我不装了,我摊牌了。我是技术主播,就是那种你们知道的,技术性的,不开玩笑的那种,没有嘻嘻哈哈的那种,场都是那种一个、两个、三个、倒了,补一下,舔包,走。今天你们先准备好纸尿裤,我怕你们一会儿被我吓尿了!”

屏幕前的呆呆脸都僵硬了。

纳尼?没有嘻嘻哈哈,你就在嘻嘻哈哈好不好?你做梦呢?你那个枪,还不如我呢!

于是她缓缓嘟囔了一句,“还在嘴硬,还在嘴硬!”

“不是,呆总指挥,连你也不信任我吗?叶朗哥哥,呆总指挥,一会儿,我觉得我可能不能陪你们玩了。”

叶朗也懵了下意识问了一句,“哦?怎么了?”

呆呆也愣了一下,“啥意思?”

只听团团一本正经,不紧不慢,奶声奶气凶巴巴地说道:“我在这种局,就是杀戮之神,一会儿打完可能就被封号了,哎,强者的游戏生活就是这么简单,枯燥,切乏味……”

叶朗忍不住开始鼓掌了。

这个装逼,我服!

突然叶朗想起,这句话好像就是自己说的!这个团团,简直是个鬼才啊!

呆呆哆嗦着说道:“那你现在就是技术主播了?”

“那当然!你就问弹幕怕不怕!”

弹幕纷纷给予回应。

“好怕,好凶,我的床都吓的塌了。”

“完了,我家吓停电了都。”

“吓死我了,这个团团,把我媳妇都吓没气了。”

……

叶朗无语了,打个游戏,心惊胆战,一边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还要防止被套路。

叶朗不禁仰天长叹,“我太难了。”

这一声,叶朗发自肺腑,别人打游戏是愉快的开黑,自己打游戏怎么就是带娃的感觉呢?

“哈哈,叶神哭了,我想起了我天天晚上给孩子换尿布的时候了。”

“看着叶朗这么辛苦努力的样子,我哭了,一个人在外辛苦打拼,养活两个哈士奇一样的女儿,叶朗太难了。”

弹幕起哄的时候,不知道谁把叶朗这一声我太难了发到了微博上。

刹那间,也有网友开始配图了,配图是叶朗在pcl上完成灭队之后往后一躺那个经典画面。

一时间,到处都是“我太难了!”

知名行为艺术家陈二狗如此评论。

“叶朗是个主播,这个是我唯一知道的信息,他这一声我太难了,瞬间戳中了我的内心,我想,一个男主播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里,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发出这么一声短小精悍,充满着人生无奈和心酸的感叹。”

演员陈到敏也跟着评价。

“这个配图和这个声音完美搭配,虽然不认识叶朗,但他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听得出来,他的台词功底很好,我想有机会可以看看他本人,如果有发展潜力,有明星相,可以教他演戏。”

殊不知叶朗早就超越了这个时代,演技这方面,叶朗不续任何人。

此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引领了一个泛文化的叶朗,还在专心打游戏。

说是专心打游戏,不如说是专心跟着两个大熊猫,当幻影坦克。

“不是,我很穷啊,我连背包都没有。”

叶朗终于忍不住了,提醒道。

“这把你看着就行,我们去杀人,然后和你汇合。”

叶朗脸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问号。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熟悉?好像就发生做昨天?

对啊,就是在昨天!立马,叶朗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团团看到了一个厕所,奋不顾身冲了过去。

呆呆拉都拉不住。

“团副总指挥,你不能擅自脱离队伍啊。”

“不好了,我憋不住了,呆总指挥,你知道的,拉稀是不一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然后叶朗和呆呆躲在草堆里,光着头颅看着团团在厕所里一起一蹲了很多次。

“完了,这个直播间有了一股子味道。”

“不是,能不能让人好好吃个饭?”

“尼玛,团团你他么太恶心了。”

标签: